“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余秋雨谈装潢

发布时间:   浏览: 4856

余秋雨,1946年8月23日出生于浙江省余姚县桥头镇(今属慈溪市),国际著名文化史学者、文学家、散文家、作家、我国当代著名艺术理论家。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秋雨书院院长、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院长,曾任上海戏剧学院院长、上海剧协副主席、青歌赛评委。2006年第一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其文化散文集,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纪初的中国大陆最畅销书籍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在台湾、香港等地也有很大影响。海内外读者高度评价他集“深度研究、亲历考察、有效传播”于一身,以整整二十年的不懈努力,为守护和解读中华文化作出了先于他人的杰出贡献。

关于装潢中的关系问题

  很多年以前,我研究美学,美学当中有的研究比较抽象,是比较大概的,在社会新型时期,美学一定要关注生活美学,现在社会正在发展,这人问题也提上了日程,社会发展可以用很多经济数字来衡量,但最终无非是要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美”字是必不可少的,“美”其实是很具体的,可以落实在每人的神态上。

  居室装潢可能是“美”的落实地较集中的地方,我虽然没有研究过,但是也可以感觉得到,我到过许多朋友的家,他们装潢以后请一些朋友去参观,我也到过海外许多学者的家,在比较之中,也有种感觉,至少可以觉察出什么地方不适宜,给人以不舒服的感觉,该怎么样不一定说得出,不过不该怎么样倒可以说得清楚。

  在居室装潢上一般有几种大毛病,装潢之后给人一种压力感,包括炫耀的压力,炫耀自己的生活水平、经济能力,处处炫耀,大大小小的灯、五颜六色的色彩,各种各样的名牌装饰材料堆积在一起,在我看来,这就造成一种炫耀的压力。

  第二种是常规的压力,跟着别人的装潢的装潢,千篇一律,所以到了朋友家会有相似的感觉,他们倒不一定彼此参照,只是无意之中参照了社会的通行,即宾馆的通行装饰,毫无个性,在这样的家中,感觉就像是住旅馆,尽管装潢得宾馆化,但没有特色。

  第三种是现在觉察出的一种顷向,即文化的压力,他们觉得要有文化格调,文化气氛,要有文化上的标志,结果在装饰中挂了很多的文化布件。

  要排除这些压力,我觉得居住装潢第一要诀是舒服,无论文化、金钱,最后都应落实在舒适上,舒服是属于自己的,因为家是休闲的地方,也是最表现个性的地方,这不是你的展览馆、工作室,当然居室可以有工作室,但整个居室炫耀自己的专业特征,这完全没有必要。摆脱自己的专业生活以自己的身心,如果处处都是专业信号,那太委屈自己了,所以,应该以舒服为标准。

  同时,舒服还应讲究个性特征,有些人习惯比较陈旧的生活形态,认为自己的舒服和个性特征就是邋邋遢遢,这其实是不对的,我的建议是现在买了房子之后不宜堆得太满,以后新的装饰观念出现时,还可以填补,现在最忌按现在的观念摆得满满当当,以后就很难更改,没有余地了。现在只要一些基本的很舒适的设施,留下一些空缺,留下一些创造的余地,不要追求完满。事实证明,随着生活水水平不断提高,一年以前曾经满意的装饰一年之后就有可能觉得非常落后了,我们的经济条件又不允许每年进行一次脱胎换骨的大装修,在这种情况下,就应当留待以后逐渐填补,当然,在些过程中也有一些基本原则:单纯、朴素和典雅。

本文标签:首富余秋雨